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重生之鉅變 txt-第1178章 爲什麼受傷的總是我推薦

重生之鉅變
小說推薦重生之鉅變重生之巨变
“呵呵,好啊,那就承让了,贷款,我从来没想过,如果要是买个房子都要贷款,那岂不让人笑话。”胡铭晨朝黄维拱了拱手,显得客气,可是说出来的话却能气死人。
买房子贷款,真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嘛,十个买房的,起码九个就是贷款,可是到了胡铭晨的嘴巴里,却搞得像是做贼似的,多丢人一样。
要是面对其他人,胡铭晨当然不会说这个话,但是在黄维的面前,胡铭晨就要说,就要气死他。
浮空界
一句话,比有钱,你差得远,咱不但买最贵的房,还不走银行贷款的路子。
胡铭晨理直气壮的话,真的将黄维给气到了。就他来说,如果买一栋,勉强可以不需要贷款,可是要是买三套,不走银行的话,他是拿不出那么多现金的,除非变卖部分资产或者销售部分股票。总而言之,黄维手头就没那么多现金。
曹总对胡铭晨的话也是傻眼,着小子不会是吹牛吹过了刹不住车吧,六千多万的现金,整个镇南能拿的出来的人可没几个啊。而且可以这么说,多数的有钱富豪,名义上有亿万家财,可是要一天内拿出如此多的现金,大多数人都做不到。因为有钱人重视的是资产,就算有现金,也会想办法变成资产来保值增值。
就在胡铭晨说完那段话之后,财务人员与接到报警的警察先后而至。
“请问刚才是谁报的警?”来的是两个警员,一名正式的,一名协勤,问话的是那名正式民警。
就是个一巴掌的小纠纷而已,这种小案子两个人来就可以了,而且,附近的派出所的警力本身也相对不足。公司的律师隔得远,一时半会儿可到不了。
黄维的那位助理走上前去承认是他报警,并且给予情况介绍。
“曹总,你看……我是要先跟着警察去呢,还是先办我们的交易呢?”胡铭晨就算警员来了,他不仅没有心跳,反而还煞有介事的问曹总。
问曹总就问曹总吧,胡铭晨还将目光有意无意的往黄维的身上瞟。
胡铭晨现在的态度很简单,要是你们不愿意看到这笔交易成,那就大可不管,他跟着警方走就是了,协助民警办案是每个公民的责任和义务。
可问题他要是走了,那这笔买卖基本上就黄了,而黄维也看不到胡铭晨是不是真的有钱了。
“这个……着主要是你和黄总这边的纠纷,关键点还是要看黄总态度如何……”曹总撇了胡铭晨一眼后盯着黄维道。
“黄总,那要不你来买着三套别墅,我先跟着警方去处理问题?对你来说是两头的好事啊,这边可以将三套豪宅收入囊中,那边说不还还能得到我的几百块赔偿,嗯,这笔买卖对你来说太划算了。”胡铭晨摊开两只手,将问题完全抛给了黄维。
这种小纠纷,警方通常都是调解处理,只要有一方退步了,不愿意纠缠,那警方就会怎么来怎么回。
当然了,黄维也可以犹如他开始思考的那样,先让警方把胡铭晨带走,然后再找关系整治他,以发泄胸中的恶气。
只是现在,要是这么就让警员带走了,反而像是便宜了胡铭晨。而且,黄维还恶意的臆测,或许胡铭晨就是巴不得现在警员将他带走,那样的话,他吹的大牛就没有破。并且,就是一巴掌,到了派出所,处理也不会太怎么样。
“小陈,我们自己处理了,没多大事。”黄维稍作犹豫后道。
“黄维,什么叫没多大事,我挨了打,现在脸都还是肿的,你怎么能就这么算了?警察同志,你们抓他,将他抓起来,让他坐牢,你们看他打的,我的脸是他打的。”黄维同意自己处理,可是蒋刁妇却不干。
“这个事情,如果你们能调解的话最好是自己调解,要是你们调解不通的话,就和我们回去,我们调解,要是还不满意,那就只有走法律程序。”那位民警很公式化的说道。
这位民警其实很不愿意多事,从进到这栋大别墅,他就知道一旦将人带回去会很麻烦。不管哪一方,都不是他能轻易惹得起的。何况,刚刚曹总还向他微微摇了摇头,其目的再清楚不过。
作为当地最大的开发项目,曹总可是名人,与当地各个部门的头头脑脑都有良好的关系,否则,半月花园也不会进展那么顺利。
曹总当然不希望胡铭晨被带走,不管他是真是假,都得要试一试,万一三套别墅他真的都买了呢?
而胡铭晨就是看到了曹总的小动作,这才挤兑黄维,偏偏黄维也是人精,曹总的小动作他也看到了,所以,他才会那么表态。
很简单,要是曹总插手,那就算胡铭晨现在被带走,转身也会马上释放,不会有任何的处罚,顶死天就是几百块。除非他黄维愿意在这么一件小事上进行死磕。可就算如此,他也不见得能得到什么好。
“我们自己调解吧,不是什么大事,谢谢你们了,蒋洁,算了。”黄维向后摆了摆手道,然后又郑重的看向胡铭晨:“虽然我们愿意调解,大事化小小事化了,可是,你是不是也应该要有一个态度呢?”
“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动手,无论何时何地,都不是一件有风度的事情,这位先生,我觉得你道个歉就好了。”黄维的态度有软化,曹总就赶紧附和着他的话劝胡铭晨。
曹总的话算不得严重批评,更像是一种撮合劝慰而已。
胡铭晨也不是那种霸道不讲理的人,也不是一个嚣张无敌的人,既然黄维退步了,曹总也相劝了,那胡铭晨道个歉也没什么大不了,尽管内心里他是不愿意给蒋洁那个女人低头的。
“蒋小姐,对不起,不过,也请你以后说话要注意,不要太自以为是。”胡铭晨道歉了,但是道歉之余还没忘了损蒋洁两句。
一句话,胡铭晨的意思就是,如果不是你嘴欠,你也不会挨抽。
蒋洁还以为胡铭晨真的向她低头了,结果还将她批评两句,气得她又有点火冒三丈。
“我注意,我注意什么?我哪里自以为是……”
“蒋小姐,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嘛,既然他已经给你道歉了,那就不要再节外生枝了,好不。”民警同志打断了蒋洁的话道。
“你到底是站哪边的?你到底是站哪边的?现在你也批评我,你有啥资格?以为穿着这身皮就人模狗样了,我告诉你,狗屁!”蒋洁抱怨的话被民警打断,她的怒火马上就被转移到了民警的身上。
胡铭晨看着黄维,嘴角勾起弧度摇了摇头。
而黄维现在也是对那出警的民警有所不满,可是他更气蒋洁这个娘们的口无遮拦,自以为是,见着谁怼谁。
胡铭晨嘴角的那个嘴角弧度,黄维看出来了,就是讥讽他:看着没有,你找的这个女人就是个惹祸精,就是个喜欢挨抽的,一点脑子都没有。
这从侧面不也是在暗讽他黄维没有眼光,没有品味嘛。
“这位女士,请你说话文明一点,你要是再这样,你就是妨碍公务,有事说事,有理讲理,觉得我们立场有问题,你还可以投诉,前提是请你尊重人。”民警板着脸对蒋洁一番训斥道。
“尊重,尊重个屁,你们值得尊重吗?是我报警让你们来处理他,可是你们什么态度?还批评起我来了,你信不信我可以让你这身皮穿不成……”
“够了。”蒋洁的话黄维都听不下去了,大喝一声就将蒋洁打断:“你听听你说的什么话,像话吗?你以为你是谁啊?还不自己站到一边去反省!”
黄维是真的发怒了,他怒批蒋洁,实际上也是在保护她。看到黄维的这个态度,民警就算还想说点什么也只能忍住了。
最委屈的当然是蒋洁,她所依靠的就是黄维,自从做了黄维的情人之后,大多数情况下,黄维对她还是很依顺和呵护的。
可是今天,黄维先是对她的挨抽选择的退让的姿态,现在又对她大声呵斥,叫她去旁边反省,全然不顾她心里的委屈和难受。
然而不管多么委屈,这时候蒋洁都不能与黄维公开作对,她的一切都来自黄维,如果现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耍小性子去驳黄维的面子,就会让黄维真的生气,到那时,她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有可能会瞬间失去。
蒋洁期期艾艾的转过身落泪,不再与胡铭晨和那民警争辩了。而小张他们两个簇拥在身旁的女销售,现在也不晓得该不该安慰蒋洁,甚至他们也不晓得应当如何安慰。
“两位同志,这里没什么事了,我们会处理好的,谢谢你们,麻烦你们回去吧……彭经理,送两位同志出去。”曹总站起来道。
两位民警见此情形,扫了全场一眼,转身走了,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事,而且牵扯到的人都不简单,没必要趟这趟混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