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熱連載小說 大唐掃把星 txt-第503章 夫妻雙劍合璧(感謝“v5。程小哥”打賞盟主)展示

大唐掃把星
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
“王老二看中了秦花花?”
卫无双问道:“那秦花花如何?”
杜贺说道:“秦花花原先嫁了男人,后阿里男子病死,那家人逼迫,她只能回了娘家。她在娘家也不闲着,自家做了饭菜卖,整日忙碌不休……”
“是个能干的。”卫无双皱眉,“那她为何没有再嫁?”
“此事之隐约听说秦大叶和她的兄嫂不肯让她吃亏,非得要好男儿才嫁。”
苏荷在边上瞌睡来,闻言就精神了,杏眼瞪着,“那可真是不错。”
“去试探一番。”
卫无双做事雷厉风行,当即令杜贺带着礼物去了秦家。
晚些,杜贺面色铁青的回来了。
“如何?”
卫无双一看就知道事有不谐。
“大夫人,秦花花的兄长秦小水一听是王老二,当即就拒绝了。”
卫无双皱眉,“再嫁女应当能自己相看一番,秦花花自家可愿意?”
“秦花花在干活呢!我说请来一见,秦小水说无需见。我就说此事你做不得主,请了秦大叶来,谁知道秦大叶含含糊糊的,只说什么王老二少了手……”
“这是不同意呢!”苏荷惋惜的道:“王老二也就是少一只手,可在咱们家做事,他还担心什么呢?”
卫无双摇头,“女家不同意,此事只能作罢。”
杜贺去寻了王老二,把事情说了,“秦大叶父子都不答应,老二,另外寻一个吧。”
王老二苦笑,“别人看我都是嫌弃或是害怕,唯有秦花花看我寻常。”
杜贺没好气的道:“她见过自家夫君病死,自然看你寻常。”
“可我就喜欢她。”
王老二当日大醉。
贾平安回家听闻了此事后,就骂道:“没出息,为了一个女人就这般死去活来的!”
卫无双挺着大肚子坐在边上,“夫君,那秦花花倒是能干。”
“能干,可却看不上王老二,我再有天大的本事也不能为他抢女人吧?”
苏荷嘀咕,“为什么不能呢?”
“那是祸害!”
杜贺来了。
“郎君,王老二在贾家几年,做事兢兢业业,调教徐小鱼也尽心尽力……”
这等忠仆要嘉奖,而最好的方式就是给他寻个娘子。
贾平安去了前院,“把他叫来。”
颓废的王老二被叫来了,贾平安皱眉,“那个秦花花也没说答应你,此事不可为。”
“郎君,秦花花为秦家挣钱呢!”王老二在为秦花花打抱不平。
“那是别人家的事。”
男女之间不可能强来,此事就此了结。
王老二回去,从床底下摸出了酒壶,没一会儿再度大醉。
“耶耶这辈子就是个笑话,哈哈哈哈!”
他笑的落泪。
外面,徐小鱼默然。
晚些,他摸了出去。
这一去就直至半夜才回来。
杜贺站在院子里冷冷的道:“去了何处?”
徐小鱼低着头,“出去转了转。”
“转什么?”作为管家,要善于未雨绸缪。徐小鱼这等半夜出去的事儿一定要查清楚。
“去……去看人赌钱了。”
凌晨,贾平安起来后,杜贺禀告了此事。
“此事你去禀告大夫人。”
男主外,女主内,非要紧事贾平安不会干涉卫无双的管家权。
“杖责!”卫无双把宫中的规矩也用上了。
徐小鱼被打的一瘸一拐的,诅咒发誓下次一定不敢了。
王老二继续行尸走肉。
大唐普通人家就两餐制,早饭后,秦花花就没事了。
她在屋子里做针线,昏暗中,不时用针在浓密的头发里插几下。
吞噬 星空 小說
这是她最为惬意的时候,晚些她就得去干活,一直持续要临睡前,随后第二天要早早起来做饭。
外面突然有人敲门。
接着门就被打开了。
“见过秦娘子。”
秦花花抬头,惊呼,“你……”
徐小鱼拱手,哀求道:“秦娘子,我只是来问个话,马上走,我发誓马上走。”
秦花花手中捏着针,“我喊一声你就会被打死!”
擅闯别人家,打死勿论!
徐小鱼赶紧说道:“我就是来问问,你可喜欢二哥?”
“什么?”
秦花花一怔。
“二哥喜欢你,想娶你,可你家里人不答应,二哥日日喝的烂醉,醉了都在念叨你。秦娘子……”
秦花花愣住了。
那个断手的府兵,他经常来这边转悠,有时候吃一碗馎饦,然后夸赞她的手艺好。
那日他欲言又止……
如今想来便是那个意思吧?
秦花花抬头,“他太怯弱了。”
什么意思?
徐小鱼懵,这时有声音传来,他只得拱手告辞。
莫言鬼
晚些他回去寻了杜贺。
“什么?你去了秦家?”
杜贺气炸了,拎着棍子追杀。
“你特娘的私自闯入别人家,被发现了郎君还怎么做人?”
呯呯呯!
一顿暴打,徐小鱼蹲在那里嘿嘿笑,杜贺没好气的道:“那边怎么说?”
“说是二哥太怯弱。”
什么意思?
作为包办婚姻的当事人,杜贺也没经验。
“王老二的胆子不小啊!”
贾平安下衙回来听闻了此事,先踹了徐小鱼一脚,骂道:“胆大包天,王老二呢?”
王老二被叫来,看着依旧颓废。
“看看你这熊样!”贾平安一脚踹去,“明早去寻秦花花,问她是否愿意嫁给你,问清楚。”
“郎君……”
曾经悍勇的大唐精锐斥候看着自己的断手落泪了,“我这般的,她看不上也没错。”
这自卑心态都要炸了。
贾平安骂道:“不去就滚蛋!”
还是这招管用。
第二天早上,杜贺一脚把王老二踢出去,骂道:“二位夫人说了,今日没有结果你就别回来了。”
王老二还在犹豫,杜贺骂道:“徐小鱼为你摸进了秦家,你可知道那小子半夜才回来,眼神和狼似的。你说为何?他多半是想弄死了秦家父子……”
“小鱼!”王老二身体一震。
“后来被我狠抽了一顿,还撒谎说去看人赌钱,道德坊谁敢半夜赌钱?”
王老二深吸一口气,转身而去。
秦花花依旧忙碌。
她端着一碗馎饦出来,直起腰,刚想进去,就看到了王老二。
王老二吸吸鼻子,“我从军期间积攒了些钱,在贾家每月钱粮也不少,足够养活妻儿。我不赌钱,平日也不喝酒,别看我单手……”
几个食客呆了。
王老二走到一个身体魁梧的食客身前,“得罪了!”
他把断臂搭在男子的腿弯,右手拖住男子的脊背,一发力,竟然就把他抱了起来。
“哎哎哎!”
男子挣扎着,王老二用力抱紧,盯着秦花花道:“我能干活,只是家中郎君说了,让我专心看家护院,我不会把家里事都让你干……”
他放下男子,男子笑道:“王老二,你特娘的竟然想娶花花?好!”
【看书福利】送你一个现金红包!关注vx公众【书友大本营】即可领取!
里面出来了秦小水,他冷着脸道:“都说了你断手不合适。”
“合不合适花花说了算。”
王老二认真的道:“花花,你只管说,你说不愿意,我王老二此生就不娶了。你要说愿意,谁敢拦着……”
他红着眼看了秦小水一眼,“我弄死谁!”
秦小水被吓了一跳,喊道:“要杀人了!”
秦花花走了过来,被冻的通红的手在围裙上擦了几下,问道:“你几时来娶我?”
她竟然答应了?
不该是要矜持的吗?
王老二懵了,下意识的道:“啥时候都成。”
“那现在可行?”
“好!”
王老二一下炸了,“现在?”
秦花花点头,“你娶不娶?”
“娶!”
王老二脸颊颤抖,兴奋的道:“可不得媒人上门吗?”
那些程序不走了?
“先夫去时,那家人使尽手段逼我回了娘家,回到娘家后,我发誓,只要有良人来娶,我就嫁了。”
她回身,冲着闻讯出来的秦大叶说道:“阿耶,我在家中做生意这阵子挣的钱都留下,我原先带回来的财物也留下,就当是我孝敬阿耶的。”
她跪下叩首,再冲着秦小水福身,“多谢阿兄这阵子的收留,以后还请保重。”
她转身看着王老二,“走吧。”
……
杜贺飞也似的冲到后院侧面,喊道:“鸿雁!”
鸿雁出来,“何事?”
杜贺用力深呼吸,“告诉大夫人,王老二那个狗曰的把秦花花带来了,秦家人在闹腾。”
卫无双得了消息,先问清了事情,然后说道:“我去一趟。”
鸿雁担心的道:“大夫人,要是吵起来,会不会对身子不好。”
卫无双起身,淡淡的道:“那等人还没那个本事气到我。”
苏荷拉着她,“无双,我去保护你!”
卫无双没好气的道:“你就是想去看热闹,保护我,你拳脚有我好?”
是呀!无双的拳脚厉害,连郎君都不是对手,那我寻什么借口?
苏荷一想,理直气壮的道:“我是二夫人,做事也该带着我,不然你就是权臣!”
卫无双黑着脸道:“再啰嗦信不信就收拾你!”
“我不信!”苏荷一脸戒备,还挺挺大肚子。
晚些,黑着脸的卫无双带着苏荷去了前面。
“大夫人,屏风马上摆好……”
杜贺带着人把屏风搬来了,上面是贾师傅喜欢的山水图。
“不必了。”
卫无双淡淡的道:“终究是要见人的。”
这不好吧?
杜贺不敢劝,就站在边上。
秦大叶和秦小水来了。
看到卫无双和苏荷的时候,秦大叶明显的楞了一下。
卫无双冷冷的道:“我就一番话。先帝鼓励寡妇再嫁,不得拒绝。你父子二人为何阻拦?”
秦大叶看了一眼儿子。
秦小水抬头,杜贺喝道:“无礼!”
这可是武阳侯的娘子!
秦小水低头,“可王老二断手。”
“他断手却能养活妻儿。”苏荷最见不得这等歧视之举,所以才要求跟着来,“你一家子却要靠着秦花花挣钱,羞也不羞!”
卫无双瞪了她一眼,“秦花花愿意嫁,你父子并无正当理由阻拦,此事就这么定了。”
大夫人威武霸气……
杜贺不禁暗赞一声。
秦小水恼怒的道:“这是秦家事,若是不妥我便去长安县喊冤。”
卫无双起身,“回去!”
“哎哎哎!”
秦小水喊道:“回头我就去长安县。”
卫无双被鸿雁扶着,站在门边看了一眼外面的阳光,“贾家一直与人为善,从未以势压人。可秦家行事太过,如此便去吧。忘了告诉你父子,长安县的崔明府和外子交好。”
众人的脑海里浮现了一个画面:秦家父子进了长安县县廨,躬身喊冤,堂上有人问道:“堂下何人,为何状告本官呐?”
外面王老二躬身。
杜贺骂道:“也不知表忠心。”
王老二抬头,半晌说不出话来。
卫无双看了他一眼,“夫君说过,王老二稳靠。”
王老二的眼眶红了。
秦小水出来喊道:“花花,跟我回家!”
秦花花并不出来,“那年阿耶定下了亲事,媒人说男方只是体虚,聘礼给的多。我知贫家女难嫁,所以就认了。谁知道嫁过去没多久他就一病而去。
那家人以我无子为由百般刁难,我无法容身,只能归家……到家后家人脸色难看,我便把钱财拿出来花销。可钱财有数,终究不能长久……”
秦花花站在后面,深吸一口气,“我自然不能让娘家人养活,就弄了个地方卖早饭,还好能挣钱……可这里终究不是我的家。”
卫无双微微颔首,随即去了后院。
“无双,她这是要和娘家决裂了?”
苏荷觉得秦花花真有勇气。
“秦家本来嫌弃她,可见她能挣钱之后,就想留下她。这话秦花花并未说,就是给娘家留面子。不过她也是果断之人,嫁给王老二正好。”
苏荷嘀咕,“她真的有勇气,无双,你敢不敢和娘家决裂?”
卫无双翻个白眼,“我为何与娘家决裂?”
苏荷仰头,“因为你被娘家欺凌,忍无可忍,最后破家而出……”
“不想和你说话!”
卫无双觉得自己迟早会被苏荷气死。
“那就打麻将。”
“不打!”
卫无双很严肃的道:“夫君说了,打麻将喜怒形于色。大喜大悲,于孩子不好。医官也是这般说的。就算是打麻将,每日也得有数,不可沉迷。”
苏荷杏眼里全是不解,“为何要大喜大悲?又不赌钱,我从来都是欢喜。”
是啊!她从来都不会大喜大悲……
卫无双板着脸:“不打了!”
……
“高丽使者那边你无需担忧。”
武媚坐在帘子里,贾平安站在外面,依旧感到了热。
“是。”
贾平安压根就没担心这个。
“昨日我见到了一份奏疏,说长安之外隐户无数。嘿!长安之内呢?不敢提及。”
阿姐竟然已经涉政了?
贾平安觉得算是个好消息。
“陛下之言……让那些人有些数,不可太贪婪……”
贾平安点头,“阿姐,隐户一时不可制,但也不能再任由蔓延。”
“对。”武媚赞许的道:“就是这个意思,有人上疏,说云阳人马松殴打官吏,本想处置了,马松背后却有人支持……”
“为何殴打官吏?”
吃多撑的?
不对,阿姐突然让我进宫,又特地谈及此事,那么就是让百骑去办的意思。
殴打官吏哪里用得着百骑出马。
其中还有事。
“云阳县县尉姚昀刚正,得知马松收纳隐户,就带人上门清查,被豪奴殴打。县令闻春礼不知为何压下了此事……百骑可去探查。”
贾平安一怔,心想这事儿不该由阿姐来安排吧。
“阿姐!”
帘子后面的武媚噗嗤一声就笑了起来,“可是担心陛下恼怒?”
是啊!你私下令百骑出手,到时候李治恼火……现在可不是二圣临朝的时候。
阿姐难道是膨胀了?
贾平安不禁有些担心。
“此乃陛下的交代。”武媚神色轻松,“此事看似不大,可你要知道,隐户不缴租税,不服役,变成了豪强的人口,一旦有事,想想前隋……”
前隋那些人造反,多以自家的部曲为根基。
“要让那些人知晓,陛下厌恶此等事,以往不是不管,而是有人牵制……”
贾平安想起了这几年李治的布局。
看似不经意,可却不断在削弱着长孙无忌一伙的权柄,把权力弄了回来。
以往这等事在朝堂上都过不去,长孙无忌等人多半会建议派御史下去,如此事情悄无声息的就处置了。
而现在李治却敢让百骑下去,由此可见他的话语权在增强。
算是可喜可贺吧。
而阿姐竟然能直接下令,说明李治和她正式联手。
夫妻双剑合璧……
武媚见他发呆,以为是畏难,担心那些人的攻击,就问道:“在想什么?”
“在想陛下和阿姐双剑合璧,所向无敌……”
武媚满头黑线,“顽皮!”
邵鹏嘴角抽搐,“昭仪,奴婢以为当责罚。”
狠抽这小子一顿。
周山象想了想,本想攻击邵鹏,可一想到贾平安如今两个娘子,还和高阳公主有一腿,自己怕是没戏了,不禁心酸不已,“对,该重责!”
贾平安冲着邵鹏使个威胁的眼色,然后告退。
“陛下那日来提及此事,说了一番话。”
邵鹏送他出去,边走边交代,“陛下说豪强贪婪,不敲打一番,收纳隐户会越发的肆无忌惮。此事唯有百骑能做,别的官员下去会畏手畏脚。”
“知道了。”
李治庇护了他,那么他也得拿出诚意来,比如说为李治解决这些麻烦事。
……
感谢程小哥。
推荐票也很重要,周一,求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