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玄幻小說 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 愛下-第242章  來見你鑒賞

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
小說推薦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
勾……勾引?
南宝衣眨眨眼。
还没反应过来呢,侍女着急上火地将她拎起来:“南姑娘,您还杵在这里做什么,也是挺灵光的一人,咋地遇见事儿就呆了哩?”
她一着急,连北地的方言都出来了。
南宝衣不自在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颊:“可我这副模样……”
侍女鼓劲儿道:“相信自己,您可以的!”
南宝衣沉吟片刻,终于点了点头。
她踏出寝屋,贼头贼脑地在园子里转悠,却见到处都是莺莺燕燕,环肥燕瘦各有千秋,说笑之间,不时往花径尽头的一座偏殿张望,显然正期待着什么。
南宝衣吃惊地睁圆了丹凤眼,连忙团扇遮面,回头对侍女道:“春夏,这些女郎,不会都是来勾引二哥哥的吧?”
春夏正儿八经地点点头:“所以您得占个好位置!您看这株花树就很不错,您站在树下,摆这个西子捧心的姿势,等天子出来,群芳之中定然一眼就能看见您!”
她光说不算,还亲自示范上了何为西子捧心含情脉脉。
南宝衣深深呼吸。
除了小堂姐,长安城仿佛又有一位演艺界的新星正冉冉升起呢。
主仆俩正磨叽着,花径尽头的偏殿缓缓打开。
南宝衣极目远眺。
出现在视野中的男人她熟悉至极。
金冠束发,玄衣黑裳,革带军靴,身形挺拔如松木,容色俊美而昳丽,眉骨下压,要比少年时多出几分孤绝和凛贵。
南宝衣目光下移。
他腕间仍旧缠着褪色的朱红发绳,发绳上串一枚压胜钱。
这么多年,他从未摘下过。
少女扶着树木,心底浮起丝丝甜意。
花径尽头。
萧弈沉着脸,不悦地扫了眼这群莺莺燕燕。
他低声吩咐:“把她们送回封地。”
老总管愁眉苦脸:“陛下宽仁,只是这些女郎都是地方世家怀着一腔美意,特意进献给您的。您不领情,只会叫他们惶恐不安。更何况……已在金雀台待过,与天子您沾上了关系,谁还再敢求娶?”
萧弈面色更加清寒。
所以说裴子期自作主张个什么劲儿,搞出这一堆女人,他能给裴子期塞回裴府吗?!
他负着手,快步往金雀台宫门走去。
女郎们远远瞧见他过来,不禁被他的容色和风度深深折服,情不自禁地展示出自己最美的一面,期望能引起他的注意。
春夏紧张地牵了牵南宝衣的袖角:“南姑娘,抓紧时机呀,成败在此一举!”
南宝衣心跳如雷。
她从未勾引过谁。
天晓得要怎么勾引二哥哥!
眼见着萧弈越来越近,南宝衣情急之下想起南胭的段数,心一横,突然跌倒在花径中央,随即梨花带雨地捂着脚踝,娇憨地抬眸望向萧弈:“陛下……”
四周娇笑的女郎顿时安静如鸡。
见过胆大的,没见过如此胆大的!
这位新来的,手段挺高的呀!
萧弈居高临下地看着跌倒在地的少女。
目光先是落在她微翘的指尖,随即又盯向她的双眼。
负在身后的手,反复摩挲着那一枚压胜钱,过了半晌,他才面无表情地错身而过。
南宝衣:“……”
嗨,她的二哥哥竟是如此无情吗?!
她咬牙爬起来,正要追上去,却被两名天枢侍卫拦住。
她眼睁睁看着萧弈走远,气馁地跺了跺绣花鞋:“老铁树!”
周围的女郎对视几眼,情不自禁地流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。
有美人团扇遮面,讥讽道:“长成那样,也敢投怀送抱……最起码也得如薛姑娘这般容色,才能吸引天子的注意吧?”
南宝衣寻声望去。
被称赞的薛家美人,远远坐在一树瑶台仙凤后面,正挽袖斟茶。
她容色极盛气度高雅,云髻上簪着明珠黄金钗,衣裙用料昂贵而飘逸,可见家世背景非同小可,因此才会被众多美人注意忌惮。
只是……
她坐的那个位置如此隐蔽,根本不可能被天子注意到吧?
薛家姑娘,当真是来献媚争宠的?
……
金雀台外。
沉重高大的红漆铆钉宫门,在萧弈背后沉沉合上。
萧弈翻身上马。
正要扬鞭疾驰,不知怎的,脑海中又跃出一双漆黑清润的眼。
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 線上看-第242章  來見你鑒賞
刚刚那个故意摔倒的女人……
她的眼神,莫名熟悉。
她跌倒在地,故作娇弱地扶着脚踝时,尾指微微翘起,那般娇气的姿态,也像极了他牵肠挂肚的小姑娘。
萧弈捻着马鞭,心神一动,吩咐道:“让天枢去查刚刚的女人。”
十言怔住:“可是那个投怀送抱的女人?主子,南姑娘也不是没了,您怎么能如此之快就见异思迁?偏偏还是个容色极其普通的姑娘——”
他叽叽歪歪的,被萧弈凉幽幽地瞥了一眼,才默默闭嘴。
萧弈扬鞭,朝皇宫疾驰而去。
凤眸幽深而理智。
那个女人……
定然和南娇娇有着某种联系。
……
金雀台。
南宝衣垂头丧气地往回走:“春夏,你说他刚刚注意到我了吗?明明近在眼前却不敢相认,这种感觉真难受。”
“不着急,离赌约规定的时间还很长呢。”春夏安慰,“他不近女色,证明他还爱着南姑娘,您该高兴才是。”
南宝衣一想也是。
主仆俩走了没多远,忽然有美人结伴而来,挡住了她们的去路。
春夏眼尖,又早早调查过金雀台,于是小声道:“为首的美人名唤郑越,是青州郑家的嫡长女,也是热门的皇妃人选,住在金雀台顶楼,听说对天子有着别样的执念。”
南宝衣点点头。
她无视这群美人挑事的眼神,温声细语:“诸位姐姐这是作甚?可是要邀请我赌牌游戏?”
郑越抱着胸,轻蔑地讥笑一声。
她扫视南宝衣浑身上下,挑衅般抬起下颌:“你这新来的,倒是大胆,竟然敢对天子投怀送抱。”
南宝衣很谦虚:“姐姐过誉了。”
郑越冷笑:“夸你几句,你还上头了?我警告你,天子金尊玉贵,不是你这种女人能够高攀的!”
南宝衣挑眉。
这是情敌啊……
她微笑:“那郑姐姐就高攀得上了?”
郑越更加骄傲地抬起下颌:“我自然也高攀不上!在我眼里,唯有那位名声响彻九州四海的南大司徒,才是天子的良配!一位是运筹帷幄雷厉风行的新帝,一位是先皇后时期手段狠辣浑身反骨的大司徒,他们珠联璧合斩妖除魔,那是何等的般配!”
她身后的一群小美人,皆都露出赞同崇拜的眼神,那一双双眼睛贼亮贼亮,笑得比她们自个儿嫁人时还要灿烂。
南宝衣:“……”
这位郑美人,何止对天子怀有别样的执念,对她仿佛也很有执念的样子呢!

晚安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