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說 大唐:開局李世民流落荒島 ptt-第五百六十一章 弘文館訓斥宰執相伴

大唐:開局李世民流落荒島
小說推薦大唐:開局李世民流落荒島大唐:开局李世民流落荒岛
赵构带着几位相公宰执一起来到了汴京城的一座大庄园内。
在这里,可以见到很多很多晾晒的纸张,还有不少来来往往的工匠等。
也有不少学士文人,坐在凉亭里面赏花看水,喝着茶,谈论着一些趣味。
纸张是用来印刷大宋时代周刊的纸张,工匠是印刷大宋时代周刊的工匠,学士文人是专门写大宋时代周刊内容的编撰者。
赵构为了不引起轰动,耽误了大宋时代周刊的发表,便只是随着羽林卫的拥护,直接到了弘文馆。
负责大宋时代周刊的人乃是许景衡,也算是大宋的进士及第之人,颇有一些文采。
只不过,赵构见到此人的神色并不太好看。
“官家……?”
许景衡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,只能是躬身施礼。
然后看了看随行的相公赵鼎。
精彩絕倫的小說 大唐:開局李世民流落荒島 ptt-第五百六十一章 弘文館訓斥宰執分享
因为许景衡算是几位宰执之中赵鼎的派系,和赵鼎的关系非常要好。
只不过,赵鼎他自己也不明白,好端端的。
官家为什么如此生气,直接来到了大宋时代周刊的弘文馆。
难道是大宋时代周刊上面报道了什么不应该被报道的内容?
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大唐:開局李世民流落荒島討論-第五百六十一章 弘文館訓斥宰執讀書
这大宋时代周刊赵鼎自己也看了的,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妥啊?
赵构看了看许景衡,说道:“去把前三期的大宋时代周刊找出来,自己读一读。”
许景衡心下疑惑,却也不敢怠慢了。
脸上吩咐人,去找来了大宋时代周刊的前三期,这都是有着报备的。
找来了之后,看了看官家。
然而默默地读了起来。
“大声读!”
赵构直接呵斥道。
这才让许景衡等人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,可是却又不知道事情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。
一时间,都有一些揣摩不定。
许景衡倒是不敢继续默默地读,非常大声地把前面三期的报刊读了出来。
声音抑扬顿挫,简直就是现场再一次拍起来马屁。
如果是以前,赵构听了也觉得舒服无比,自己辛苦了这么多年,有如此功绩,那肯定要大肆歌颂一番。
可是昨日经历了仙人那一场教诲。
赵构再也不敢有这样的心思了。
什么千秋万代。
什么中兴之资
什么丰功伟绩。
什么万民敬仰。
什么歌舞升平。
什么太平盛世。
这一刻,赵构觉得实在是太过刺耳了。
而赵鼎等人,随着许景衡的大声朗读,也渐渐地明白问题出现在了什么地方。
这明显是夸大其词,拍马屁嘛!
关键是,赵官家现在对这件事情很是恼火。
那也就说明,赵官家肯定是被仙人指引了一下,知道了这件事情。
又或者……。
这一下子,赵鼎和吕颐浩互相看了一眼,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尊敬和佩服。
也看到了对方眼中的一丝郑重。
上仙不喜欢拍马屁的大宋时代周刊。
“嘭!”
赵构直接就拍桌子了,叫道:“这就是你们所编撰的大宋时代周刊?”
赵鼎连忙上前,说道:“官家息怒。”
赵构直接指着赵鼎,看着许景衡,说道:“当初建立大宋时代周刊为的是什么?是要让全天下的百姓见到,大宋是想要一力北伐的。
是想要让全天下的百姓见到,大宋的行在并没有胡作非为,也要让全天下的百姓见到,大宋的政令是清明的。
让全天下的百姓明白大宋的政令,不至于这行在的政令不能传达到地方。
也能够让全天下的百姓可以第一时间知道北方的战事,进行的如何了。
大宋是胜了,还是败了。
当初的每一篇内容,都是实事求是,都是有着强大作用。
然而现在你再听听,什么歌舞升平?
现在的大宋当真就歌舞升平,又要什么丰享豫大了吗?
前车之鉴,后车之师!
短短几年的时间,你们就忘记了当年的靖康之耻?”
许景衡连忙跪下来,说道:“官家,臣知道错了,然则这弘文馆现在收集到的消息,本来就少,也不好收集。
大部分也都是一些没什么好写的事情,写出来的意义也不是很大。
还请官家明鉴!”
赵构早就得到了江枫的指点,知道如何要运用大宋时代周刊这把刀,给自己带来功德。
便直接说道:“不是没有什么好写,而是你们不愿意去做!当年监察部监察百官,查出来那么多的贪、官、污、吏,怎么不见你们写上去?
这不是你们不想去写,而是你们担心写出来之后,污了你们士大夫的名声!
被那温州的富商欺压的百姓,为什么不见你们去写?
北地戍守边关的那些个将士们为什么也不见你们去写,反倒是天天称赞韩世忠、岳飞等名将?
你们这是想要捧杀他们吗?”
赵构这一刻,似乎是很好地把自己带入到了一个圣明的帝王形象当中。
说的赵鼎和许景衡是哑口无言。
赵构越想越觉得上仙当真是高明的不能再高明了,不知道如何才能表达或者说出自己心中的那种敬仰之情。
“大宋时代周刊,是要把大宋存在的各种问题写出来,让全天下的百姓见到,大宋现在并不是那么的繁华,也不是那么的昌盛,更没有以前的丰享豫大!
北地还在重建,大金还没有被消灭,西夏和大辽也是虎视眈眈。
一些贪污腐败又或者是无恶不作之人,也存在于大宋境内,没有路不拾遗,夜不闭户。
大宋时代周刊,是要让所有人见到一个真实的大宋。
是要用来警醒所有人!
而不是用华丽的辞藻,说着废话!”
赵构一番话,顿时让所有人惊叹起来,也佩服起来。
只不过,却也有人担忧,这是要广开言路,或者是让全民参与到议政之中。
到时候,要是出现了别有用心之人,该怎么办?
赵构直接看向了吕颐浩,用江枫的话回道,“其身正,不令而行,其身不正,或令不从!”
最后,赵构给了许景衡一次改过的机会。
本来已经准备好的大宋时代周刊的稿子,也被全部撤了,而那些个附庸风雅的学士,也被排到了各个地方,实地调查走访。
至于这一期写什么。
经过赵鼎和吕颐浩的商议,最后才定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