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都市言情 腹黑太子極品妃笔趣-第239章 腿打斷讀書

腹黑太子極品妃
小說推薦腹黑太子極品妃腹黑太子极品妃
长宁侯真的是一个欺软怕硬的怂货,不敢得罪苏妙儿,就去找孙姨娘的麻烦,把孙姨娘折腾的死去活来。
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腹黑太子極品妃笔趣-第239章 腿打斷讀書
孙姨娘本就在陈国公府受了伤,流云用了一些好药吊住了孙姨娘的命,没想到长宁侯不肯放过孙姨娘的命。
三天两头去孙姨娘的院子把人提出来打一顿,折磨的孙姨娘现在只剩下一把骨头。
“苏哲就不替孙姨娘出头吗?”苏洛随意问道,其实她对苏哲也没多少期待,那就是一个一无事处的纨绔。
玉儿一听苏哲的名字嘴巴撇的老高,嫌弃道:“那就是一个废物, 看到孙姨娘被折腾的死去活来,他连个屁都没放。”
苏哲不仅没有出头维护孙姨娘,还拿着孙姨娘偷偷存下来的银子喝花酒,害的孙姨娘现在都没有银子请郎中。
把孙姨娘的银子花完后,苏哲就打起了偷卖长宁侯府东西的主意,小到针线,大到古董,只要苏哲能偷到手的,他都敢卖。
前几天不知发什么疯,跑去长宁侯的书房偷东西,被抓、住后打断了双、腿,这才消停下来。
玉儿是真的看不起苏哲,一来是没有男人的担当,二来是没有人子的责任,三来还是个不忠之人。
反正玉儿把苏哲从头到脚看一遍,真没找到一处的优点。
苏洛听的很无语,这个苏哲可不是一句教育失败能解释的,那是本性不纯。
二狗子在旁边听的津津有味,都忘记看门那茬了。
“长宁侯一直赋闲,他的手下有被人拉拢完吗?”苏洛又问道,这个问题是临时想到的。
玉儿重重点头,眼瞎的人能找到什么忠心的手下。
长宁侯的部下一部分被皇上拉拢走,一部分归顺了林天启,还有一部分投靠了陈国公。
你以为长宁侯为什么老实的待在府中,不去兵部争长短,还不是因为太丢脸,没脸去兵部。
这么一说苏洛都替长宁侯感叹,这人生啊,活的真没意思。
老婆有一个好的,还给气跑了,找个小三捧上、位吧,戴了一头绿帽子,还顺带帮人养马。
戎马一生扶植几个心腹吧,还被别人拉拢走,这岂是失败两个字能形容。
“侯爷现在是一心搞钱寻找大少爷。”玉儿吧唧一下嘴,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。
呵呵,苏洛送上嘲笑,找吧,找吧,她都找不到的人,长宁侯累死都找不到。
想到灵剑宗还有一个假苏澈,也不知道那张牌灵剑宗打不打,又何时打出?
估计灵剑宗现在是没有时间与心情打牌了。
苏洛算计了一番,还有一段时间空闲,对玉儿说道:“让墨白派人过来替换我,我去秘密炼丹。”
“喏。”玉儿一口应下,嘴唇动了几下,到底没有说出来,只是有些心疼的说道:“那小姐且等等,玉儿给您准备好吃的。”
嗯哪,苏洛笑着应下,旁边的二狗子听到好吃的,狗眼放光,对着玉儿摇尾巴,可惜玉儿没有看到。
玉儿心里装着小姐,哪有时间关注一条狗,匆匆来到院里继续忙活,只是手上的动作快了一倍。
飞白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加入忙碌的队伍。
苏洛靠在椅子上继续整理收获,布阵的材料放到了一个空间内,一一清理出来后,苏洛冲包子问道:
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腹黑太子極品妃 txt-第239章 腿打斷看書
“我能在剑灵塔内炼丹吗?”
“为什么不去小血血的秘境内炼丹?”包子反问,一副斤斤计较的样子。
“小血血的本体受损严重,空间并不稳定,万一我炼丹的动静太大会增加空间的不稳定性。”
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腹黑太子極品妃 ptt-第239章 腿打斷看書
苏洛解释道,她不是没想过血刹狱,实在是对那处秘境不放心。
小血血听到解释连连点头附和,主子说的太对了,那个空间不适合炼丹,适合装东西,主子可以把宝贝都放进去。
这个建议受到包子的阻 击,臭不要脸的,这是便宜占个没够呢,好东西都放进血刹狱,那是肉包子打狗好吧。
呃,这个形容不对,想到自己的包子造型赶紧改口,要说空间,他的剑灵塔空间更大,把燕京装进去都没问题。
这牛吹的有点大,引起了苏洛的注意,不对啊,既然空间那么大,没道理他们以前的主人不放东西进来。
苏洛双眼放光,出声问道:“你们两个的空间里都装着什么好东西?赶紧的拿出来 孝敬。”
“没有没有真的没有。”两个器灵连连否认。
小血血:“主子,我都破成这样了,我还能有什么好东西,有的就是那些药材,您想要随可以取走,别的真没有。”
包子:“主子,我的前任主人都战死了,有什么好东西多是用在了战斗上,剩下的好东西经过万万年的消耗,真的啥也不剩了。”
“真的这样吗?”苏洛有点怀疑,总觉得小血血与包子都不是老实孩子,肯定有所隐瞒,偏偏苏洛还找不出来。
“真的是这样。”小血血与包子齐齐回答。
好吧,苏洛转转眼珠子,笑眯眯的问道为:“包子,小血血的秘境可以种药材,可以试练,剑灵塔可以干嘛?”
“剑灵塔也可以试练啊。”包子一看转移了话题挺高兴的,试练而已,空间那么大,想开放哪个区域开放哪个区域。
“可以炼丹?”苏洛道。
“可以。”包子快速回答,然后觉得失言,补充道:“低级的丹药可以,如果很高级的,会引来天劫的丹药最好在外面炼。”
“最好,那就是也可以在剑灵塔内炼喽。”苏洛道,很会抓漏洞。
包子闭嘴了,不想说话, 说不过主子,本来不想主子进来炼丹,唉,现在只能开辟出一个空间给主子炼丹,好悲伤啊。
不想说话的包子瞪向小血血,都是小血血的错,如果小血血没有受伤,就可以让主子进入血刹狱炼丹了。
小血血很无辜,眨着萌萌哒的眼睛不说话,打不过,也就没有了话语权。
那模样看的包子更加心塞,很想问上一句当初化形时它到底在想什么?为什么小血血都能化成、人,而它居然居了一个包子。
这是一个伤自尊的问题,包子很快把问题抛到了脑后,既然在他的空间内炼丹,那总得给点好处费吧。